阿克苏地区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三星和韩国政府的恩怨情仇:捧得起你,就摔得起你

本篇文章3770字,读完约10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2020年6月9日,据韩媒消息,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要求逮捕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镕的请求。法官认为检方提出逮捕李在镕的合法性存疑、证据不够充分,所以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此前韩国检方申请逮捕李在镕,认为三星生物公司涉嫌会计造假欺诈,以及2015年三星子公司合并具有争议,很有可能违反了操作原则。但是无论如何,李在镕暂时已经安全了。在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入院四年持续昏迷不醒的状态下,李在镕深陷法务纠缠,对三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虽然韩国法院此次驳回了检察院希望逮捕李在镕的决定,但是检方已经表示将会继续收集证据,不排除跳过逮捕步骤直接将李在镕告上法庭的可能性。从1938年李秉哲创办三星商铺,再到李健熙接手将三星做到了占韩国整体GDP高达20%的跨国巨型企业,其已深透渗入了韩国的方方面面。三星从成长到辉煌,每一步都离不开韩国政府在背后的影子。然而当成长到“大而不能掉”的地步时,韩国政府对三星如今是更多的忌惮,而非依靠。兜兜转转近100年间,三星和韩国政府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政府倾心扶持1938年,李秉哲创办了三星商铺,开始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在日本入侵韩国结束之后,李秉哲重新成立了三星物产公司,并将其搬到了首尔。和平带来了三星公司的迅猛发展。扎根于国际贸易的三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为日后并购打下了资金基础。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独立,决定在政府层面鼓励重化工业发展。而这也给了李秉哲充分的契机。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部分资金扶持下,三星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决定在重工业,化学和石油等工业领域发展。也正是韩国政府给予的重化工业扶持计划,给了三星日后大力“砸钱”三星电子名满天下,创造了最大的资本基础。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诸如仙童和摩托罗拉,开始将组装基地设立在韩国。而原因正是韩国大力鼓动国外电子类公司在韩国投资建厂。在韩国的政策扶持下,包括三洋和东芝等日本半导体公司也纷纷到韩国设立组装厂。但是,这种趋势维持了十年,韩国也依然没有任何技术进口,只是做着最简单的组装工作。到了1970年,韩国的经济结构受到了冲击。政府决定不在轻工业等领域继续扶持企业,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半导体和电子领域。由此在1975年推出了“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而在这一计划之前,1969年,三星电子公司成立。1974年,提前获得风声的李秉哲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公司。韩国政府推动各大企业发展半导体和电子的决心是史无前例的。为此,韩国政府在同期开始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韩国政府将许多政府主导或投资的银行、航空、以及钢铁企业纷纷实行民营私有化,以这种方式“转让”给各大财团,对其进行经济上的帮助。韩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府加大财团”发展模式也将半导体行业初期投资的巨额亏损模式进行了改善,避免出现巨额亏损一家企业无法承受而倒闭的不利局面。政府的倾心扶持带来了韩国重化工业以及半导体行业的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不遑多让。在一众半导体扶持企业中,三星电子和三星半导体在李秉哲的独具慧眼之下,更具前瞻性地将宝压在了存储芯片行业。1983年李秉哲决定,对内存芯片以及存储芯片进行大规模投资,并且在韩国买下了超过200亩土地来建立存储芯片工厂。这一举动当时被视作一场大规模的赌博。因为在很多企业看来,三星进入的存储芯片市场已经是“夕阳西下”。外国企业都在纷纷退出这一领域。但是李秉哲的决定并非是一时脑热。1982年,韩国政府发布了半导体工业扶持计划,提出将实现国内消费电子产品需求和生产设备的进口替代。并且在韩国国内建立完整的半导体设备生产链。有了政府的扶持,李秉哲底气十足。从美光购买DRAM技术,从夏普购买加工工艺,三星同时与诸如英特尔等多个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许可协议。三星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存储芯片市场变成了“修罗场”。三星每一块存储芯片的生产成本为1.3美元,而售价仅仅是30美分。这就说明三星每卖出一块芯片,就要亏损1美元。仅仅三年时间,三星电子的累计亏损就达到了3亿美元。但是此时韩国政府站了出来,为了能够扶持三星这类的企业,韩国政府将日本的战争赔款悉数投入了近来,给各大企业提供了3.46亿美元的贷款。由政府领投,在短期内又募集了私人投资20亿美元。三星在DRAM技术上碰到了技术难题,韩国国家电子通信研究所倾力协助。研发费用60%由政府承担。政府兜底、政府采购、关税保护等等一系列政策为扶持下,三星电子安心发展。在1987年美日之间的存储芯片政策大战中,三星终于借着全球存储芯片吃紧,从持续的亏损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盈利。此后赶上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东芝,NEC等公司大幅削减在半导体电子上的投资。三星于是一举超过,在1992年成为第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图注:1977-2017韩国半导体出口金额来源:Wind,狮门1994年,韩国出台了《半导体芯片保护法》,并且规定了“五年半导体后续发展计划”。明文宣布,韩国国内尽可能实现自研自产,特殊设备需要进口的,也必须要求各大财团共同承包。从政府机构设置,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倾力的资金扶持,韩国政府在三星电子的成长道路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破裂的蜜月期在进入2000年之后,已经取得优势的三星电子以及三星半导体在全球市场上所向披靡。凭借着三星母公司在韩国其他领域的资金收入,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持续进行反周期倾销和竞争,造成了大批国外竞争企业破产。经过十多年的竞争,如今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三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而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SK海力士同样也是韩国企业。三星凭借着三星电子的爆棚式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并且在韩国国内取得了巨大优势。2017年,三星电子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5,旗下包含156家子公司。占到国内GDP20%之巨的巨无霸,韩国政府早已不是当初的大力扶持心态,而是转为了全面打压。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同时,三星当值的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同期调查。检方认为李在镕在朴槿惠任职期间,对其以及亲信崔顺实多次贿赂以谋取利益。李在镕被调查8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裁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数罪并罚,判处5年有期徒刑。随后李在镕上诉,才被改判为缓刑4年逃过一劫。没过多久,韩国政府要求三星整顿内部交叉持股。而交叉持股方式正是李健熙惯用的以少部分股权控制整个三星的手法。同年,韩国政府还强迫三星人寿抛售价值15万亿韩元的三星电子股票。文在寅还在推进通过议会立法,禁止保险公司对关联公司的持股价值超过自身总资产的3%,以此来打击三星交叉持股的问题。不仅副会长被查,2019年,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尚勋被提以破坏合法工会活动判处一年半刑期。韩国政府对财阀的炮火远不止三星一家。在文在寅带领下,韩国政府对财阀集团出手“不可谓不狠”。文在寅上台同年,提名金相九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2017年9月,金相九召集韩国财阀代表,宣布推动财阀改革公司治理架构,要求各大财阀限期完成。文在寅上台后第二年,就授意韩国检方突袭检查LG集团总部,调查取证LG家族成员涉嫌逃税一案。而在文在寅之前,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府先后对SK集团崔泰源会长实施拘捕,判处4年有期徒刑。韩华财团会长金升渊也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韩国因财阀而起,也因财阀而恐。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韩国政府鼎力扶持韩国财团,主动建立起了财团现象,将韩国的名片打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而如今,刀枪入库,等待韩国财阀和政府的,将是越来越激烈的对抗。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2020年06月12日 11:43

软文推广应该发在哪些地方?

建议去E推这个平台看下,专门做软文推广发布的,推广效果见效明显

2020年06月01日 11:17

华谊定增23亿,国资首入局、腾讯阿里再加码

华谊兄弟投下了一记重磅炸弹。公司公告显示,华谊兄弟于4月28日晚间,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741,004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九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同一时间,公司还发布了2019年年报。年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9年实现总营业收入21.9亿,同比下降43.8%,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实现归母净利润-39.6亿,上年同期为-10.9亿元,亏损幅度扩大;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降84.5%至9035.6万。至此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而受到电影院停业、电影行业停工等影响,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第一季度里,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总收入2.3亿,同比下降61.4%;归母净利润-1.4亿,上年同期为-9392.8万,亏损幅度扩大。受此影响,最近三个月内华谊兄弟的股价波动较大,较年初整体下跌了近3成。华谊兄弟以往作品(部分)不过在逆市定增23亿、引入大批实力雄厚的股东的利好下,今天上午开盘后不久,华谊兄弟便迎来涨停,股价上涨至3.94元/股。本次定增发行对象名单中,腾讯计算机和复星系的豫园股份算是华谊兄弟的老朋友了。公司年报披露的前10股东持股情况显示,二者分别持股7.9%和2.36%,是华谊兄弟第二和第六大股东。根据公告,腾讯和华谊兄弟或将在电影、游戏、文学的IP转化、短视频内容和国际市场方面展开合作;而和豫园股份的合作亮点,则更多集中在实景娱乐方面——2019年,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务营收下滑76%,此番和豫园的合作深化,复星在旅游产业上的资源能否助力华谊兄弟在相关业务上,真正发挥其IP优势,值得长期关注。阿里系和华谊兄弟的渊源同样颇深,双方的合作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而截至2019年年底,阿里创业投资和马云还分别持有华谊兄弟4.45%和3.58%的股份,是公司第四、第五大股东。此外,早在去年阿里影业便与华谊兄弟签订战略协议,通过企业借款形式为华谊兄弟提供7亿资金,此次则是直接入股、首次成为华谊兄弟的战投股东。2019年里,华谊兄弟和阿里影业在《只有芸知道》等项目上有过合作,而此次入股,则意味着阿里影业在票务端、发行端等方面的优势与资源,在日后也将给华谊起到更大的助力。新增股东中,还有一家颇为值得关注的,那便是山东经达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这是济宁国家高新区直属的全资国有企业,隶属于济宁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400余亿元,拥有两家AA+及一家AA评级子公司。根据协议,山东经达将基于政府背景的资源与平台,专业化产业园区运营、产业投融资和城市发展的经验和资源,与华谊兄弟共同打造一个集展示儒家文化、影视拍摄及制作、文化艺术展览、旅游、网红经济和衍生品开发营销于一体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此前有消息称,华谊兄弟一直在寻找国资方面的投资者。在影院开工日期迟迟未定、影视行业多项业务陷入停滞的情况下,对于此前正处在悬崖边上的华谊兄弟来说,此次引入多位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究竟能起到怎样的效果,还有待观察。毕竟投资背后涉及到的多项合作业务,回报周期都较长,会给华谊兄弟短期业绩带来多大助力还是未知数。不过至少这次定增,一方面极大缓解了华谊兄弟债务和现金流压力,另一方面也能帮助公司在影院不营业的情况下,更多去拓展以短视频、游戏为代表的线上业务(此次和多个投资者的合作内容里都涉及了短视频)。更重要的是,有了国资和巨头背书,市场对于华谊兄弟的信心和企业价值判断,也将有很大不同。

2020年04月29日 14:57